香港日报欢迎您!

不得不说:我和冯玉祥将军女儿冯理达的忘年情
2019-12-04 21:18:00 来源:本站 浏览:308

2019年是我国优秀医学专家、爱国知识分子的榜样、全国科教文卫战线共产党员的楷模、国际健康健美长寿学创始人、国际气功事业的卓越领导人冯理达教授诞辰94周年,是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等六部门关于开展向冯理达同志学习的决定发表十一周年。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更加怀念冯理达教授,缅怀她在八十三个春秋的生命历程中,用满腔热血铸造的忠心向党、报国为民;躬身搭桥,挺身为梯;创新学科,奉献社会的崇高精神和高贵品质,深切怀念她为推动全民健身和发展国际气功事业做出的历史性贡献。

在昂首阔步迈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学习冯理达精神,传承冯理达品质,弘扬冯理达价值,对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大力发展繁荣健康健美长寿文化事业,推动健康中国建设,具有极其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一】忠心向党的坚定信念初心不改

“把一生献给党”,是冯理达教授坚定不移的政治品质和人生信念。

在我与冯教授相识相知、结为忘年至交的26年里,她对党一片丹心照玉壶的赤诚之心,深深教育和感染着我,成为了我们共同为国际气功事业奋斗的信念之基,也成为了创建健康健美长寿学的力量源泉。

1982年,我作为西安体育学院一名青年教师,到北戴河气功疗养院参加国家卫生部举办的医学气功培训班,与主讲老师冯理达教授结缘。

五十多岁的她不仅给我们传授医学与气功原理,还给我们传授理想信念,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教导我们要听党话,跟党走,对我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了重要影响。

八十年代初,随着商品经济大潮中气功热的兴起,多元化的思想观念,多样化的文化模式,极大地冲击着人们的思想,全国六大气功组织围绕管理权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

在大是大非面前,冯理达教授明确指出,气功社团组织必须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开展气功活动必须接受社会的监督,这是一个不存在任何争论的原则问题。她对党的无限忠诚和坚定的政治立场,让六大气功组织领导人深受教育。

一次我问她:“听说您连续写了20多年入党申请书,有这回事吗?”

冯教授微笑着介绍说,青年时代的她,跟随父母从中国转辗到美国,又从欧洲转辗到苏联,亲眼目睹了国与国之间贫与富的巨大反差,亲身经历了我们国家由战乱到安宁的全过程。

她说,从那时起,听党话,跟党走,就深深根植在自己的灵魂里。1949年在苏联留学时,她第一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之后每年都要写,26年从来没有间断过。

活到老,学到老,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思想到老,是她一生矢志不移的修身习惯。

1997年9月,党的十五大闭幕不久,我去汇报工作,见她正在用毛笔一笔一划地书写学习笔记。

2007年10月,我向她汇报召开健康健美长寿学研究会年会筹备工作,82岁高龄的她,戴着老花镜,正在一字一句认真抄写十七大党章。

两个月后,在理事会年会上,我向大家展示了她抄写的党章真迹,动员全体理事向我们敬重的主席冯理达教授学习。


冯理达教授把对党的无限忠诚,自觉转化为岗位责任和实际行动。

1983年,党中央批准成立了国家人体科学工作组,统一协调指导全国气功管理工作,她受聘担任国家人体科学工作组专家委员会主任,负责对气功功法进行鉴定和评审。

专家委员会先后评审通过了大雁功、五禽戏、郭林气功等优秀传统功法,对群众性健身气功活动的开展起到了很好的引导和指导作用。

1999年2月,在专家评审会上,冯教授对某个功法提出了质疑,她说,这个功法看起来像是气功,又不全是气功,说不是气功,似乎又沾上了一点边,严格意义上说,它不属于健身气功。

冯教授以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和敏锐的洞察力,看透了本质,一票否决,避免了一起重大决策失误。

忠心向党,奉献国家,冯理达教授不仅“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还常常教育自己的学生和身边工作人员,把这8个字高高举过头顶。

在跟随她从事国际气功活动的几十年中,我有过多次移居欧美获得个人发展的机会,最终都失之交臂,而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1995年4月,在加拿大主持召开第四次国际气功会议时,温哥华政府官员明确表达了移民邀请,我从冯教授现场翻译的眼神里,完全读懂她的心思,当即微笑着婉言谢绝。

九十年代初,国际气功报和气功与体育杂志遇到了不小的挫折,有的朋友劝我出国另劈新路,我也动过这个念头。

2001年,在美国拥有相当地位的朋友打电话说,凭着我作为香港日报社长的身份,完全符合申请美国绿卡的条件,他们已经给我请好了律师,约定好了在香港见面的时间。

就在我们一家三口人去香港的途中,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办绿卡被紧急叫停。冯教授得知后,只是淡淡地说:“气功的故乡在中国”。

从她的神情里,我再一次读懂了忠告,从此以后,我铁了心,一定要站稳在脚下这块大地上,将健康健美长寿事业进行到底。

十多年来,我们社团组织始终坚持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思想,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揽工作,继2006年发表《曼谷宣言》后,还相继通过了《北京宣言》、《上海宣言》。

2018年4月,我们又一致通过了《澳门共识》,向国际社会作出了庄严承诺。

实践让我深刻体会到,只有忠心向党,才能把准前进方向,走正发展道路,也才能赢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府和民众的信任支持,在国际上树立起健康健美长寿学研究会的良好形象。


【二】报国为民的家国情怀矢志不移

报效国家,服务民众,家国情怀,深深根植在冯理达教授的灵魂里,成了她一生坚守的立德之源,立功之本。用她自己的话说,是父母给了她爱民的基因,是党为她播下了爱国的种子。

冯理达教授是我国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和新中国第一任卫生部长李德全的长女。

她出生的年代,正处于中国近代史上社会最为动荡的时期,她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经历了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抗日战争,父母爱国爱民的言传身教,对她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回国后,她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谆谆教导,时时回响在她的耳畔。

作为新中国第一批留苏学生,她被派往苏联列宁格勒医学院攻读免疫学。

良好的家庭教育和东西方文化熏陶,使她自幼怀有真挚的爱国之情和强烈的报国之志。

“做个医生吧,将来能够为老百姓谋点福。”在她18岁如花的年轮上,母亲李德全为她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目的就是让她为老百姓谋幸福。

她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把“为老百姓谋点福”作为座右铭,一生不仅在医学免疫学领域见树彼多,成果彼丰,而且在与老百姓幸福指数密不可分的国际气功方面,见树更多,贡献更大。

我认为,冯理达教授是当代国际气功界名符其实的旗手,是发展中华气功事业当之无愧的卓越领导人。毫不夸张地说,冯理达教授对国际气功事业作出的贡献,才是她一生最大的贡献。


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走岀国门,走向世界的征途上,冯理达教授留下了耀眼的足迹。

她在国际气功界有着崇高的威望,曾率领中国气功代表团先后到日本的东京、大阪、京都、名古屋等地,以及前苏联等国家考察访问。

她以自己深厚的俄语、英语、日语等外语功底,向国外气功爱好者介绍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阐述气功原理,扩大了中华气功文化在海外的影响力和传播力,使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成员遍及全球42个国家和地区。

她凭着在苏联留学和工作10年所建立的人脉关系,促成了《气功与体育》杂志社与前苏联最大出版社“进步出版集团”的合作。

俄文版《气功与体育》,作为国内第一家向海外发行的气功刊物,创刊号就以8.7万份被独联体国家抢购一空。、

她凭着自己在国际气功界的举足轻重,促成了天柱山武术院与俄罗斯武术联盟的全方位联姻。

著名气功师刘少斌先生,长年在俄罗斯及中亚国家传功授技,这些国家的政府官员,每年都要来天柱山健身疗养。

今年9月,陪同普京总统与习近平主席举行中俄首脑会谈后,俄罗斯政府第一副总理特鲁特涅夫一行,从俄远东地区直接飞到安徽安庆,为俄罗斯村落户天柱山揭幕。

中华气功成了增进俄罗斯和中亚国家,与我国民间密切交往的桥梁和纽带。

与时代同步,与政府同心,与民众同行,是冯理达教授担任主席时,为国际健康健美长寿学研究会确定的建会原则和行动准则。


十多年来,我们把创建政府放心、民众满意的国际社团组织作为长期坚持的宗旨和目标,诚信立言,躬身立行,赢得了广泛赞同和认可。

2007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通过秘书打电话,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笔致信,都对冯理达教授爱国报国的家国情怀,给予了充分肯定。

2006年7月,第五次国际气功会议暨首届国际健康健美长寿论坛博览会在曼谷召开前夕,赶上泰国发生军事政变,军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禁止所有集会,国际会议也被一律叫停。

然而没过几天,泰国军政府宣布,紧急状态期间,唯有首届国际健康健美长寿论坛博览会可以如期举行,并向伍绍祖主任和冯理达教授发出了正式访问泰国的邀请。

泰国政府承诺,参加本次会议的各国代表,出入泰国不受任何影响。会议开幕式上,泰国政府第22届总理差瓦立,用泰民族最高礼仪----击鼓宣布大会开幕。

泰国媒体在报道中写到,击鼓传递,是泰国人民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尊重,更是泰国政府对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和国际健康健美长寿学研究会的信赖与支持。

后来得知,泰国军政府通过外交途径,对我们国际健康健美长寿学研究会其及论坛博览会的历史背景、性质宗旨等作了全面了解。

当得知我们是一个与政府同心,与民众同行,政治可靠,诚实可信的社团组织,尤其是国际体育界和气功界著名人士伍绍祖和冯理达担任大会主席,不仅对我们非常放心,而且对大会高度重视,才有了一路绿灯。

这是紧急状态期间,泰国政府准许在其境内举办的唯一一次国际会议。


【三】扶植新枝的桥梯精神始终如一

躬身搭桥,挺身为梯,冯理达教授以宽阔的胸怀,培养人才,扶植新人成长,她教过的学生,培养起来的新人,扶植起来的新秀,遍及全国各地医疗卫生、气功养生、文化艺术多个领域。

在国际气功界,她与众多气功爱好者有着广泛联系,活跃在世界各地的的气功师,都以拜访拜见她为荣,争相到她的实验室接受检测。不少具有高深功夫的气功教练,都聆听过她的教导和指导。

冯理达教授既是我的恩师和领路人,又是我的领导,几十年来,在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我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教师,成长为国际气功界稍有影响的社团组织负责人。

不论是创办《气功与体育》杂志,还是创办国际气功报;不论是担任香港日报社长,还是担任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国际健康健美长寿学研究会付主席兼秘书长,几十年来,冯理达教授对我关爱有加,倾注了心血和汗水。

我永远忘不了她对我的精心扶植。当我萌生将气功与体育结合起来,通过创办刊物来宣传推广体育气功时,她显得异常兴奋,像遇到了知己知音一样高兴,鼓励我大胆去干,抓紧时间去办。

她说,我就是你的后盾。

1984年,经国家体委和新闻出版部门批准,《气功与体育》杂志创刊发行,她拿到杂志创刊号时爱不释手。

之后,武林画报、西安国际气功培训学院相继创刊创办,她愉快地接受聘请,担任了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和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副主席,还作为西安国际气功培训学院教授,应邀到西安、上海、成都、广州等地讲学。

她为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和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倾注了大量心血,用“有求必应、逢难必解、风雨无阻、随叫随到”12个字来形容,毫不夸张。

我永远忘不了在莫斯科的十天十夜。

1989年12月,以冯理达教授为名誉团长的中国气功考察团赴前苏联考察访问。

在与苏联政府官员频繁接触中,尤其是在举办的多场大型报告和演示会上,她极力避免谈论自己曾在苏联留学和生活了十年的经历和往事,极力淡化自己作为著名专家的显赫地位。

而是把我往前推,翻译时更多地介绍我、推荐我,扩大我的名誉度。还风趣地说,我就是郭周礼的秘书和翻译。


莫斯科考察访问取得了巨大成功,以此为开端,中国气功走进了独联体国家。

2014年,我们在莫斯科成功举办了第八届论坛博览会,成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举办的规模最大、规格最高、亮点最多的会议。

我永远忘不了在东京和温哥华的一幕又一幕。

1992年和1995年,第三和第四届国际气功会议分别在日本京都和加拿大温哥华召开。

在与两国政府官员和国际组织领导人的广泛接触中,冯教授作为中国代表团领队,以丰富的国际交往经验为我补台。

只要我在发言中出现口误或有遗漏之处,翻译时,她不仅能够及时补台补漏,还往往锦上添花,丰富了我的国际交往经验,提高了我的国际社交能力。

我永远忘不了她在关键时刻的高位指点。

在冯理达教授和时任体育报左林总编等几位专家的指点指引下,我曾经向钱学森教授当面作了一次工作汇报。

1984年12月22日,钱学森教授在国防科工委办公室接见了我,钱老边听我的简要汇报,边翻看气功与体育杂志,又通知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张震寰将军也到他的办公室来。

当着大科学家大领导的面,我边汇报边聆听教诲,约定十分钟见面时间,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钱老对我说,你的选择是正确的,要把《气功与体育》杂志办成普及性、学术性、科学性刊物。气功是打开人体生命科学的一把钥匙,如果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整个人类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还说,今后气功发展的希望在西北。当着秘书涂元季高工的面,钱老亲切地说,今后你有什么事就和凃秘书直接联系。涂元季也是著名科学家,国防科工委高级工程师。

钱老的亲切接见和鼓励,是我一生的荣耀。钱老对气功的精辟论述,让我对自己的选择更加坚定和充满自信。我鼓励自己,一定要牢记钱老的谆谆教导,象冯教授那样初心不改,勇往直前。

三十多年过去了,大科学家钱学森教授和张震寰主任接见我的场景,时时浮现在脑海里,我有幸聆听他们的亲切教导,离不开伍绍祖、冯理达、左林、梅振耀等老前辈的扶植和牵线搭桥。

如今,发展繁荣大健康文化事业正处在关键阶段,我们一定要以冯理达教授为榜样,躬身搭桥,挺身作梯,继往开来,扶植新人,为建设健康中国做出新贡献。


【四】大爱无疆的慈母之情,高山仰止

慈爱如水,大爱无疆,冯理达教授用自己朴实无华的一言一行,诠释了人间的大爱大德大善,用自己平平常常的一举一动,传递出了慈母般的真情真义真善。

她的大爱大德,撼天动地;她的慈母之爱,高山仰止。

冯理达教授既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著名医学专家,更是一位大爱无疆的慈母。

在她身边工作过的每一个人,都受到过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呵护,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有的一干就是二三十年,有的成了家,立了业,有的在重要岗位上成为了骨干。她的学生,她的部下,对她怀有恩重如山的感情。

在冯理达教授的办公室里,有一块白板,是用来记录当月工作安排的。这块白板最上端写的标题是:“2008年元月工作安排”。第一行记的是元月7日,星期一,上午,阳光卫视来访,郭,日本客人来访。郭指的就是我,这天我带着日本客人来拜访她。

第五行写的是元月11日,周五,上午,红十字会来,郭周礼来访,世界医学气功学会。

记得元月11日上午,我来到她办公室,向她汇报了近期工作,却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她突发感冒住院,再也没有回到这间办公室来,这次竟然成了她最后一次听取我的工作汇报,白板上的时间永远定格在了2008年元月11日这一天。

在与冯教授20多年的交往中,没有人知道,她曾给我定了一条规矩,这就是,只要我来到北京,不管是出差还是路过,也不管是公事私事,必须先到她办公室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必须是她。

有一次,国家体委武术研究院约我商谈一件急事,由于时间急迫,我从机场直奔武术院,谈完工作才赶到海军总医院。当得知实情后,冯教授给我发了一次不小的火,从此,我再也不敢违犯她的铁律了。

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办公地点从西安搬到北京后,她看到我住在西三环,离海军总医院太远,就在她办公室的隔壁腾出了一间房子,配齐桌椅和电话,专门为我安排了一间办公室。从此,我成了在海军总医院拥有办公室的唯一编外人员。


冯教授慈母般的关爱呵护,让我时时感受到人间的大爱和温暖。

我是陕西关中人,喜欢吃面条,冯教授总是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呵护我。在俄罗斯访问期间,为了能让我吃上面条,从莫斯科到列宁格勒,再到索契,她都要叮咛俄方接待人员,一日三餐要选定在有面条的餐馆就餐。

在海军总医院,每次开完会或下了班,她都要带着我到附近有面条的餐馆,先给我点一大碗油泼扯面,再给自己点炒米饭。每当看到我吃面条时头都不抬,吃得特别香,坐在一旁的她就像看到自己的亲人一样可爱,特别开心高兴。

2008年2月8日,是一个令人万分悲痛的日子。18时10分,冯理达教授走完了她83岁的辉煌一生,溘然辞世,永远离开了我们。

在她住院的20多天里,我每天都要到海军总医院来探望。她去世后,我搭建灵堂,从早到晚为她守灵。

2月10日,是遗体告别的日子,凌晨三点钟我就起床赶路,四点多钟早早来到海军总医院,五点多钟,道路两边全是海军总医院医护人员,大家站在寒风中静静地等待着灵车通过。

当我看到“冯理达教授一路走好”、“冯理达教授永垂不朽”的标语时,难以抑制万分悲痛的心情,为失去了一位好老师、好领导、好专家、好母亲而失声痛哭,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一直哭到了八宝山告别厅。

这一天,是我一生中最悲痛最伤心的日子。冯教授逝世后,每年清明节我都要到海军总医院陈列馆为她献上鲜花。11月23 日是她的生日,每年的这一天,我都要到陈列馆来凭吊她。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冯理达教授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十年时光荏苒,十年天翻覆地。

我们要告慰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她所开创的健康健美长寿事业,她亲手打造的大健康文化旗舰,在一带一路战略的牵引下,正在沿着健康中国2030指引的方向扬帆远航。

我们沿着一带一路战略布局,作出了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举办论坛博览大运会的安排,10年来,在曼谷、莫斯科、韩国大邱、澳门特区等成功举办了十届健康健美长寿论坛博览会暨大健康运动会。

今年,我们又与日本方面签订合作协议,第十一届论坛博览大健康运动会,于2019年10月27日至30日,在日本神户市隆重举行。

新时代要有新志向新作为,忠心向党,报国为民,是我们永远不变的信念和魂魄。

在建设健康中国的征途上,我们将坚定不移地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把政治建会放在首位。

我们一定要与时代同步,与政府同心,与民众同行,用高标准建设国际一流社会团体,用新作为办好国际一流气功盛会,为发展繁荣大健康文化事业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完)


作者:香港日报集团董事局主席、世界大健康运动联盟主席 郭周礼

(东亚信息网日本东京报道)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