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

彩铅肖像画家陈吉祥

2024-06-18 07:39:02 阅读(3661)

「导读」用铅笔画人物肖像,是常见的一种绘画样式,一般素色居多,肃穆端方。

彩铅肖像画家陈吉祥

陈 彦

用铅笔画人物肖像,是常见的一种绘画样式,一般素色居多,肃穆端方。而用彩色铅笔画人物肖像,不多见,即使见,也多有呆板、虚浮、造作感,少了生机、活泛与灵动性。之于人物肖像,也许单纯黑色更容易出效果,大体形准,再突出特点,易神形兼备。而彩铅,便提出了更高的甚至出力不讨巧的难度。难在不仅要形似、神备,更要对细部有精准的描摹刻画。因为着色,就意味着朝真实逼近。印象、意象,都不需要看到皮肤下血管的颤动,即使故意表现,手段必然夸张。而在彩铅肖像画里,夸张、变形统统都用不上了,那么骨骼、血管、肌肉要搭建铺陈在丰富的脸面之下,就需要造型与创造的特别功夫。陈吉祥先生就是具有这种特别功夫的画家。

我与先生神交多年,我三十多岁担任编剧的长篇电视剧《大树小树》,他就是美工。虽未正面接触,但那些播出画面、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他一生躬耕影视、美术、摄影,与人和自然打了七十多年交道,最终只凝聚在人的面部,这是一个很好的生命聚焦。人的一切都写在脸上,即使最具有克制力的人,内心活动是不可能不在脸上抑或打雷闪电、抑或静如止水、抑或死水微澜的。画脸,更易捕捉到致广大的人世间。在那些毛细血管里,埋藏着一个人的所有生存密码,或喜悦、或寒凉、或悲欣交集……吉祥先生用一生的时间,在仔细端详、考量着这些细如游丝的生命变化。

直到最近,我才与先生在西安有一次当面交流。那天高朋满座,都是陕西文学艺术界的新朋旧友,大家畅谈的也多是陈年旧事、过往岁月。自然是有点争先恐后、生怕“忆旧”断片的感觉。吉祥先生却自始至终很少插话,想那一头白发,年近八旬的阅世经历,自是不缺故事的,但他却一直在静静地听,默默地看,脸上始终释放着谦和而欣赏的表情。刹那间,我似乎突然读懂了生命练达的含义。再看他的彩铅肖像画,也就知道屡屡被震撼的某些缘由了。细密的观察,沉静的思索,尽精微的创造,当是一切文学艺术的不二法门。

再回到肖像二字。哲学家说,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因为世界是动态的,上次你踩过的那些水再不会倒流回来。同样,人世间也不可能遇见两张绝对相同的脸面。这就是肖像画家的创造空间与难题,一切密码都在那一笔一笔的反复增添与擦拭中。彩铅,涉及到脸皮之下的生命细节,包括色系、温差、骨气等,陈吉祥先生正在以他的生命阅历,创造着他心中如同造物主一般精密细致而又性情独特的人间肖像。

2024年6月17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