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

《关中汉子》序

2023-11-26 15:07:00 阅读(26959)

「导读」前言80年代过去了,这个如火如荼的年代有许多独特的事件,其中颇为耐人寻味的一件大事是气功在被打入冷宫多年之后再度兴起热潮,据统计,高潮时全国竟有数千万人练功,真令人有“

前言

80年代过去了,这个如火如荼的年代有许多独特的事件,其中颇为耐人寻味的一件大事是气功在被打入冷宫多年之后再度兴起热潮,据统计,高潮时全国竟有数千万人练功,真令人有“大道行世矣”的感觉。同时,诸多功法高师纷纷“出山”现世,据说已见诸报道的功法门派便已有数百家之多,当真是百家争鸣了。

独特的热潮后有很多诱人的为什么?这不免惹得我们这些当记者的要去打听打听,知其然倒也罢了,却又想能否知其所以然,见过的功法流派多了,却还总觉得,如此广泛、热闹的大潮,绝不是这些大师们所能兴得起的。琢磨的结果,开始去注意气功大活动、大事件的起源。结果是耐人寻味的,第一届、第二届两次最大型的国际气功会议的组织工作,最大的国际性气功组织“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的办事机构,为数次大型比赛服务的唯一的体育气功服务队的组织机构,全国发行量最大的几份气功刊物之一的《气功与体育》杂志的编辑出版,一大批最有名的气功师会集的地方,竟然都是西安,而且这一切事情,都与这古都的一个人有关,他便是郭周礼。

今年三月,借他们举办中国体育气功科研成果展之机,我们----一位新华社记者、一位中央电视台记者偕同一位气功报刊记者,一齐飞抵西安,寻访郭周礼。与他本人、与他周围个人,数度竟夕长谈。印象最深刻的,上述各件大事,均是他首先倡导,一力促成的,大批能人都是与他一见如故,自动会集西安的。郭周礼,其心志高远,其能力足以服众,用得着如今时兴的一个字眼:帅才。

中国有很多帅才,军事帅才,经济帅才,科技帅才....,不过唯独这气功帅才难当,因为气功界历来便是你不服我,我不服你,门派相争、散沙一盘,不然金庸和古龙怎么有那么多小说好写。而这郭周礼偏偏选中了他自己成为的气功活动的组织的角色。非是他不知此道之艰难,实是他得自于关中大地的倔强性格,令他非要撞一撞这堵南墙不可。所以他的事情必定很不好弄,也便会有很多故事,不过,也就会有一些所以然可以供爱琢磨的人去琢磨。

于是,我们便写起这位关中汉子来。随后,原陕西日报的老记者鲁见同志、武汉体育学院的夏双全老师、深圳体委的黄元福同志也都来写他,左林、冯理达等老前辈,老专家又欣然命笔,题字作序,于是便有了这本集子。

这集子写了郭周礼,也是写了一个中国人,写了一个中国关中的汉子。中国人不好写,中国搞气功的人更不好写,要不老外怎会管这个叫东方神秘主义。所以读者们可能会有很多异议。敬请原谅,就请按照您的需要来理解这个人吧。历史也会做出理解的。

————编 者

1991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