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欢迎您!

《终南修仙记》第二十回:三丰论龙脉 神巫昧道
2015-10-02 12:11:00 来源:转载  浏览:1642

《终南修仙记》第二十回:三丰论龙脉,神巫昧道心

上回书说三丰和烟霞子、云儿夫妻,以及达元子来到终南山破山寺,帮助僧人法怀化去障碍,超度亡灵。“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说说法怀的事情,就此结束话题。法怀在虔诚诵念《金刚经》后梦中见父母来了,父亲痛说罪业深重,母亲哭哭啼啼,要去杜曲王家投胎。法怀很是惦记。三丰一行离开后法怀专心为慧娘、芸娘念经四十九天,以求功德回向,增加慧娘、芸娘的福报。念经满四十九天的这一日,僧众在佛堂里做早课,集体坐禅诵经,佛堂传来慧娘的声音:“感谢诸位高僧,感谢法怀师兄,我俩因诵经功德,将往生兜率天听弥勒佛讲经。我等去也。”说话间佛堂里光明遍满,花雨满空,清香浮地,佛像显得光华灿烂。法怀和诸位僧人感到因缘殊胜,再看屋梁,三丰的宝葫芦不知所往。僧人都在佛前发愿,毕生持诵《金刚经》,为人解说。《金刚经》开头说:“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法怀决定抄写千二百五十部《金刚经》赠人结缘。芸娘、慧娘超度之后,法怀沉重的心事放下了。他念诵《金刚经》的同时给父母回向功德,愿为父母消业了债。诵经有不可思议功德,法怀真的认识到《金刚经》里所说的:“复次,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祗劫,于然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狐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这天他向当家师慧命、慧明告假,下山去杜曲村镇打听有没有王姓人家上月生了孩子。愿意为孩子念经祈福,为自己积点功德,与施主结点善缘。当地民风,普遍信佛,终南山里,到处佛寺,民间生育送葬要请僧人做功德,诵经数日。法怀到杜曲王家村,打听到王汉英家上月生了龙凤胎,一男一女。法怀欣喜,知道法缘在王家,便向王家走去。话说王汉英的妻子任氏,结婚多年,没有生育,到香积寺拜佛求子,不久任氏怀孕,生下双胞胎,喜坏了汉英,也愁怀了夫妻,家贫如洗,如何养大这两个孩子?王家早年是“三代翰林家”,太祖父、祖父和父亲曾做翰林学士,四代单传,父亲官场失意,客死他乡,王家就此衰落,王汉英少年丧父,青年丧母,一直在艰难度日。祖上为官清正,没留下家产,仅靠几亩薄田糊口。父亲在世时随父读过《大学》、《中庸》,识得几个字,功名无望,种地乏力,日子艰难,好在任氏贤惠,从不抱怨。法怀看见王家门前大柳树上贴着黄表纸,写有一行字:

天皇皇,地黄黄,我家有对夜哭郎。

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

法怀看完后,敲起木鱼,高声念道:

送子观音送子来,我为佛子念经来。

善人善缘把门开,一堂善气扑面来。

王汉英夫妻在里屋听到了这当地僧俗传唱的诵经求缘歌。任氏叫汉英开门,把僧人请进来。王汉英走出门,打量法怀,法怀清癯文弱,面有慈悲。法怀打量王汉英,身穿灰布袍子,面目清寒,两人年纪相仿。王汉英道:“法师可否为我儿念经祈福。只是,费用会少一点,贫寒之家,不要见怪。”法怀合十说:“施主,贫僧不求供养,只为佛缘。”王汉英把法怀请进小院一间简陋的房子里,法怀坐下,王汉英抱来出生不到两月的儿女,说:“两个娃一出生就生病,奄奄一息,上月遇见一位道长救治,死里逃生。最近三天整夜啼哭,可能是娃他娘奶水不足,饿的。”他深深叹气,蹲在地上,家中唯一的凳子让给法怀坐了。陕西人习惯蹲着吃饭,蹲着说话。法怀接过孩子,两个孩子冲法怀笑了。法怀心理酸楚难耐,用手抚摸孩子的脸说:问:“一月前被道长就治过?是不是两个老人,一个中年汉子,一对年轻夫妻?”王汉英很诧异,问:“法师认识他们?”法怀抱着孩子轻轻摇着,说:“何止认识,道长是我的救命恩人哪。”刚说完“恩人”两字,怀里的两个小孩格格笑了。汉英见孩子笑了,起身来抱,好久没见两个孩子的笑容。谁知孩子一到他的怀里,哭个不停,法怀说:“王施主,还是我抱着,小施主与我佛有缘。阿弥陀佛。”他抱过孩子,轻轻晃动,孩子立马不哭了,法怀对孩子说:

莫要哭,莫要泣。生到人世原如此。

今生但得修善福,随缘了业莫再迷。

唵(weng),娑(suo)譁(wa)婆譁秫(shu)驮(tuo),娑譁达摩娑譁,婆譁秫度憾。

说完偈语诵《净三业咒》,声音震动,隔壁房子里的任氏感受到了咒力,顺着咒语声念诵观音菩萨的圣号。汉英是老实人,站起来怔怔地望着法怀。法怀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顶,要汉英端来一碗清水,对清水诵一通《大悲咒》,叫汉英把大悲水洒在院里,房间。汉英洒完法水,法怀把孩子还给他,说:“娃儿不会夜啼了。娃与我佛有缘,善哉善哉。”法怀看到王家的生活实在艰难,留下一吊铜钱,说:“早上有人布施我一吊钱,出家人留财无用,留给施主一家用吧。阿弥陀佛。”王汉英忙说:“使不得,使不得,没给法师供养,已经惭愧,怎能要法师的钱?”法怀执意留下,汉英问:“法师在哪座宝寺修行,日后好来拜访还愿。”法怀说:“贫僧在破山寺修行,法号法怀。愿施主闲暇时能到山寺一叙。”法怀说完告辞。此后汉英的孩子没在夜间哭闹过,身体渐渐好起来。王汉英跟法怀做了方外交,法怀以报父母恩的心情为那两个小孩念经祈福,精进修行,三十年后成了当地高僧,那对孩子做了他的俗家弟子。法怀保守着那个秘密,没有说破自己和这对孩子前世今生的因缘,只是引导他们向善修佛。法怀通过修行把坏因缘变成好因缘。他晚年有诗感叹此事:

七十年来家国情,到老住山一身轻。

心转因缘成变化,无喜无愁满天青。

法怀心无挂碍,法喜满充。

话说三丰等人离开破山寺去长安益生堂。早春时节,万木吐翠,青山披绿,来到终南胜境,心怀开舒,满山云气,变幻出奇。大家都想顺便游山玩水,看看风土人情,终南山也是仙佛隐修之地,高人蛰居,侠士潜修。三丰等人来到天柱峰上,向下观看:但见春来气息,元气氤氲,如野马尘埃,奔流不息,深谷幽泉,杂树茂密,大伙站在高峰,指点江山,好不惬意,蝉儿像个小孩,像只小鸟,叽叽喳喳说一通,又飞到别处。她眼里红尘世界一切是美好。望着江山圣境,达元子高诵陶弘景《寻山志》名句,表达道家隐居出尘的情怀:

“倦世情之易挠,乃杖策而寻山,既沿幽以达峻,实穷阻而备艰。渺游心其未已,方际夕乎云根。欣夫得志者忘形,遗形者神存。于是散发解带,盘旋岩上。心容旷朗,气宇调畅。玄虽远其必存,累无大而不忘。害马之弊既去,解牛之刀乃王。物我之情虽均,因以济吾之所尚也……时复历近垄,寻远壑,坐磐石,望平原;日负嶂以共隐,月披云而出山;风下松而舍曲,泉潆石而生文;草藿藿以拂露,鹿飒飒而来群……原敷衽以远诉,思松朝而陈辞;至赤城兮一憩,遇王子而宿之;仰彭涓兮弗远,必长年兮可期;及榆光之未暮,将寻山而采芝……。”

陶隐居华阳真人的千字长文达元子一气成诵,声传山谷。听得众人心怀澹远,惟愿出尘。三丰最好吟咏,登高远望,诵唐人孟郊的《游终南山》,三丰隐修元阳洞时编过《终南诗钞》,把历朝写终南胜境的诗编成九卷,闲暇时吟咏赏玩,给弟子教诗。孟诗用语奇险,深合三丰之心。

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

高峰夜留景,深谷昼未明。

山中人自正,路险心亦平。

长风驱松柏,声拂万壑清。

即此悔读书,朝朝近浮名。

大家赞叹“深谷昼未明”之奇,但见满谷雾气,起起落落,前前后后,不见谷底景象,看不清路何在。偶听虎啸之声,难闻樵夫之歌。孤峰吟诵,声传山林,有如天人之语。奇峰美景,观之不尽,三丰远远看见西北一股云气像龙一样延秦岭山脉向南奔流,速度极快,那种灵气只有善望气者才能看见。三丰等人在天柱峰上,居高临下,一览无余,境界开阔。沿山而走的龙脉云气很快奔到天柱峰下,龙啸云的玉佩上那粒从蛇潭获得的天珠发出耀眼的红光,将方圆十丈照亮,玉佩发出泠泠响声,像岩石间的激越湍流,与龙气呼应。一刻间龙气卷到峰下,绕天柱盘旋一周,龙啸云玉佩上的天珠一闪就消失了,那游动的龙脉之气中多了一点红光,龙气带着一点红光向南方奔去,大有瞬息千里之势。红光很快与龙气合一,消失在茫茫云海与莽莽群山,山下云气漫漫。龙啸云大惊,怒吼:“孽障,胆敢夺我龙珠。”拔剑飞身,追赶龙气。三丰拉住云儿,说:“不可妄动。”把云儿拽回来,云儿面有愤色,三丰大笑,说:“物有其主,此天珠只是借你之手,送于此龙。由他去吧。天下真主,亦将降世。王气南移矣。”三丰说完,看了云儿一眼,说:“日后自知,不必多言。”云儿心中一动。达元子感叹说:“你看这龙脉从昆仑山而来,游向南方,龙归大海,遇水则饮,观此龙当在震泽(太湖)饮水,王气南移,震泽周围,必有王者兴。观此龙气直奔震泽,将在南京入海。潜龙北上,另有其人。”达元子说完笑看云儿,云儿心中直动,达元子说:“此人道根深厚,当为道家立千秋功勋。”三丰说:“观此龙从西北来,过陕西而驻足,于终南山得此天珠,看来此龙脉气通陕北,八百年后,必有王者兴于此地。”烟霞子等晚辈被两个长者说迷糊了,什么龙气龙脉,不就是一团云气,形如龙体,沿山势而动,有甚神奇?达元子对三丰说:“三丰兄,索性给晚辈讲讲龙脉道气,以使晚辈能知晓天机,助天化运。”三丰站在峰顶,指点江山,对云儿夫妻、烟霞子说:“昆仑仙山,乃我道家祖脉,由昆仑山观华夏山川,北行山脉,过青海、蒙古,到东北长白山转而入北海;中行者,从昆仑而东行,过青海、甘肃、陕西、太行而行,至燕山转身而入东海,南行者,所见龙气,已往南去,但山势交错,自昆仑而出云贵,东行北折,北折东行,江南大片山河皆此龙脉。今见潜龙从昆仑山中出来,则王者气、才子气、僧道气、货值气,随龙脉南下而东移,数百年不衰,江南江东,必然兴盛。孟子云:‘五百年有王者兴’。龙脉气运,不过五百年之气数,运尽必变。龙脉到处,不出帝王将相,即出才子佳人、僧道仙灵,此皆天地秀气所孕育、山川龙脉所陶冶。文武周孔,唐宗宋祖,皆圣贤人杰,不外北龙中龙所成者。今日我等见王气南行,江南必有主国运者生矣。”三丰结合经史,对历朝兴衰做了点评。云儿夫妻听了,百感交集,感觉对中华文史所知甚少,而道家方术,通天达地,殊胜非常。正是:

云气成龙江山胜,何当化鹤朝圣帝?

花香熏衣玄门深,正是论道入妙时。

谈性正浓,达元子说:“光顾着说话了,到杜曲看看,王翰林家该是法怀父母安身的地方。”

山村人在农闲时节起得晚,在农忙时节起的早。正赶上二月二“龙抬头”的节气,村里要给龙王唱大戏,祈祷风调雨顺,龙王开恩,普施甘霖。村里有多种娱神的活动,就在村中龙王庙里。龙王庙里塑有文昌帝君、观音菩萨。三丰等人进了庙,人拥人挤,请神降灵。一个女巫身穿法衣,手执逃剑,法衣上绘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纹饰,念念有词,时跳时舞,摇铃打鼓,烛火通明。身边两个男子手持旗幡,幡绘道符,随巫而舞。身边有一班降神童儿,闭着眼睛,等待降神时刻。念完咒语,神巫点燃檀香在场里四面拜祭,她看到三丰一行,觉得陌生。拜祭完毕,神巫念道:

天灵灵,地灵灵,九天玄女下凡尘。

我今已是玄女身,千魔万邪不敢侵。

神巫大叫一声,说:“起”。四个孩童闻令,立马翻起筋斗,有的一翻丈高。众人大喊:“好,好”。有个小孩一翻,从两丈外落在龙王的神案前,不差一毫。那几个孩子像被附体一样。孩子们不住翻筋斗的同时神巫密集念咒。说声“打”。四个孩子从神像前的兵器架子上各自取下刀枪棍剑,大刀少说有四十斤,一个十余岁的孩童舞起来虎虎生风。他们在场子里打斗一番,个个武功高强,谁没有伤着谁,也伤不到观看的村民,大家看得起兴,神巫说:“各位老乡:敬神要用财表心,神仙欢心降甘淋”。许多人给她的神盘里献钱,很快钱堆了满满一桌。那些孩子都是村民家的孩子,没有习过武,不会翻跟斗,更不会耍大刀,眼前的景象倒像神灵附体。神巫说:“天兵天将下凡尘,但抓妖怪不抓人。”孩子们不知道累,打斗了好一会,或进逼,或退让,或飞腾,或转身,或剑刺,或刀架,有人使出“黄龙转身”,有人使出“仙人指路”。云儿夫妻看得惊奇,蝉儿从未见过,觉得好玩,看到三丰一脸严肃,没敢笑。神巫喊一声:“送神归位啦。”几个孩子立刻停下表演,渐渐回过神来,显得疲惫不堪,目光呆滞。神巫给念念咒,孩子们渐渐机灵起来了。这样的活动每年都有,村民们见怪不怪。对于那些神异之事,奉若神明。神巫开始出售事先画好的“平安符”、“保命符”、“求子符”、“发财符”,一张符五十文钱,神巫说购了神符,所求如愿,方显诚心,神灵则应。神巫的弟弟帮她做事。接下打卦问命。神巫坐在神案后,村名向她磕头献礼,钱财、布帛都行。神巫自称九天玄女娘娘的化身,画符念咒,有求必应。有位妇女来问丈夫的病,神巫看定妇女说:“你是蛇精转世,要吸干你丈夫的精血。你是妖。”此言一出,有一个汉子冲过来踢打女人:“我说自我哥跟你结婚,不两月就病得要死。原来你是蛇精转世。我打死你。”说着就打。汉子的手腕一麻,打不下去了,僵硬在半空。汉子心生恐惧。三丰对汉子说:“不要打人,你哥哥得的是肺痨,与尊嫂无关。尊嫂属蛇,怎么会是蛇妖?你是属猪的,难道是猪精转世?”三丰一说,场里的人轰堂大笑,这个女人的确属蛇,小叔子属猪。三丰指着神巫说:“这位马娘娘属狗,难道是狗转世的?”神巫狠狠地盯着三丰瞪眼。那汉子骂骂咧咧地走了。三丰对爬在地上痛哭的妇女说:“大嫂,把老桑叶和梨子煮了,给他喝水吃梨,病会慢慢好的。”妇女爬起来千恩万谢地走了。神巫气得瞪眼,场子里的乡民不知三丰一行的来历,见他们神气非凡,又见神巫生气,便对神巫不敢正眼再看,龙王庙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天有点阴沉。一些村民悄悄回家去了。

这时一个汉子抱着一对儿女来到神巫面前,求她救治孩子,说孩子昨夜染了风寒,今早发烧,到中午气息奄奄。神巫先要那汉子给神献钱,汉子没有钱,叩头如捣蒜。汉子说家中只有祖传的一只玉镯,先把孩子治好了,再把镯子献上。神巫哼了一下,说:“你心不诚,不给你治。是一对玉镯,不是一只,还是汉玉,雕刻云纹,先把一对玉镯献给神,神灵喜欢了才治。”汉子没法,只好抱着孩子跑到家里向娘子要来玉镯,玉镯上还带着娘子的体温,给了神巫。神巫仔细看了看玉镯,套在腕上,说:“我向九天玄女请示。”她念念词,突然说:“神说你的心不成,你家还有一个玉碗,为何不献?快把玉碗一并拿来。”汉子正是王汉英,吓了一跳,家有玉镯、玉碗之事只有自己和娘子知道,神巫怎知?他赶紧叩头,说:“小人知罪,我去取碗。”一会儿一个晶莹的玉碗拿来了,献给神巫。神巫满脸堆笑地收下,说:“东西我用红布包着,孩子你抱去,今晚到你家治疗。”她抱起孩子念咒烧符,保孩子平安。

神巫姓马,人称马娘娘,娘娘是北方民间对女神的称呼。叫她“马娘娘”是尊称。方圆百里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大名,驱鬼走阴,降神看病。王汉英急匆匆回家时从三丰身边走过,不小心绊了一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三丰一把扶住汉英,看了看孩子的脸,说,“不像伤寒风证,只有一点寒症,家里有雄黄和艾草吗?”汉英见问,先说:“老神仙,失礼了。”他抱着孩子看了看,说:“雄黄没有,艾草有。”三丰说:“贫道学了个方子,用艾草灸灸孩子的肚脐眼,就会好的。”三丰说完告诉他了方法,从葫芦里倒出一粒药,说:“这药分半用,两个孩子一人一半,灸完后就用酒把药化了,把药抹在孩子的肚脐周围。”三丰正说着,嗤地一声,脚下的道鞋裂开一道口子。三丰微微一笑。对汉英说:“快去灸孩子,孩子呼吸微弱,不能等了,人命关天,只怕等不到晚上,快去治孩子。”王汉英看了神巫马娘娘一眼,马娘娘阴沉着脸盯着汉英看,王汉英没敢要,连说:“谢谢道长,有马娘娘保佑,有马菩萨保佑,孩子会好的。”说完匆匆离去。三丰看了看王汉英,看了看达元子,达元子会意。三丰对王汉英远远喊道:“贫道周游到此,今晚住在庙中,有是事找贫道,万不推辞。”王汉英走出了好远,声音像长脚追他一样,传到耳朵里。王汉英回到家里,小孩身体渐渐凉了下来。

不到半个时辰,王汉英急匆匆来找马娘娘,“娘娘,孩子快断气了,快请娘娘动身。”说着磕头不已。平时村民惧怕马娘娘姐弟,说他们神通广大,法术高强,能请神降病,得罪不得,没人敢对他们说个不字,只要谁说个“不”,马娘娘会降瘟神到谁家,谁家遭殃。马娘娘修过茅山道术,她把一个鸡蛋画上人的五官,天天焚香念咒,直到鸡蛋在咒声中爆裂,法术炼成。她要咒谁死,谁人就会头痛而亡。村里有个十岁的姑娘有次见到马娘娘,问候迟了一点,马娘娘说:“没教养的妮子,见了娘娘低头走,当娘娘是恶鬼?你回家也要断胳膊的。”孩子吓得赶忙回家,不小心在台阶上摔下来摔断了胳膊。村人都说这是马娘娘咒的。张家村的张博盈一家前后院十八口人,老弟兄三人住一起。有年,老大张博盈生病,几个弟弟和侄儿请马娘娘看病,马娘娘说:“你们张家将满门有难,灾星临门,人会死光的。”吓得张家人赶忙求她保佑,她收了钱,画了符,念了咒,拿去一百两银子。半个月后张博盈病死。张家人对马娘娘感恩戴德,毕竟只死了一个老人,马娘娘说要死很多人,张家人以为是马娘娘保佑了张家,才没死那么多人。这事越传越神。马娘娘在方圆百里名声大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有儿歌唱道:

马娘娘,吼三吼,庙里的小鬼抖三抖。

马娘娘,震三脚,庙里的神像也动摇。

马娘娘的本领大,连庙里的黑白无常都听她调遣。马娘娘给各村的人画符念咒,打卦算命。两个弟弟在一旁收钱财布帛。还有三十多个人等着。马娘娘见王汉英又来了,说:“老娘说了,死不了,死了也是你的命。去,去家里等着去,我保准你的儿女死不了。”王汉英急忙回家。过了一会,人都走散了,龙王庙里只剩下庙祝王汉平,是王汉英的远房堂兄,马娘娘的弟弟马成、马德,里正、乡保点财算账,三丰一行坐在山门里间。王汉英哭喊着来了:“娘娘,孩子死了,娘娘,救救孩子。”王汉英抱着孩子,身后跟着哭成泪人的娘子任氏。夫妻跪在马娘娘面前磕头。马娘娘把脉,试鼻息,孩子死了。她说:“这两个孩子命数已尽,现在神仙来了也救不了。”马娘娘说:“都是你对神明没有诚心。你家还藏着赵孟钛康恼婕#幌赘衩鳎衩髂张押⒆哟吡恕!蓖鹾河⒋缶!澳锬锩骷∪艘皇焙浚恢郎窳橐裁蠢裎铩U庑┯耧怼⒂裢搿⒄匝空婕#际切∶褡嫔纤簦桓彝馐尽J裁词侣鞑还锬铩!蓖鹾河⒎蚱尴糯袅耍跫矣杏裢搿⒂耧砗驼匝空婕5氖虑橹挥兴欠蚱拗溃馊四侵客跫矣蟹匝炕摹逗锪⒙硗肌罚乓晃缓煲鹿偃斯露赖仄镌诼砩希袂槔渚、淡漠、孤独,在秋天的山道上慢行,四野荒凉萧条。这是赵学士得意之作。王汉英的太祖王壮歌与赵学士同朝为官,结为知音,赵学士画了此画相赠。赵学士在世时王公贵族千金难求其作。王汉英咬咬牙,说:“娘娘,只要你能救活我的儿女,什么都给你。”任氏哭着催他:“还不快去,给娘娘拿来啊。”王汉英急匆匆地赶回家,拿来一卷画给马娘娘,马娘娘和弟弟马德赶忙接了,看完画,马娘娘脱下手腕上的镯子,把画和玉碗、玉镯用红绸子包裹起来,对着两个孩子做法,马娘娘拿起桃木剑在大殿里东刺西打,大叫大喊,好像正和鬼怪做殊死拼搏。马娘娘解开头发,披头散发,在大殿跑动,一会儿她两眼发呆,身上流血。马娘娘的弟弟马成、马德大喊:“不好了,不好了,娘娘被鬼打伤了。”只见马成、马德拿起桃木剑在大殿里乱刺。吓得里正、乡保和王庙祝抱头钻在神案下。马家姐弟忙乱了一阵子。终于安宁下来了,做了半天法,孩子还是没活过来。马娘娘说:“王汉英,我叫不回你娃的魂,你娃的魂被锁在地狱的石柱上,救不下来。王汉英,这是你的命”。她要王汉英把孩子带走,乘早埋了,“早死早投胎,来生大富贵。”马娘娘说完画了一道投胎保富贵的符烧了。献给神明的礼物是不能要回来的。任氏一听孩子死了,当即昏死过去,王汉英不住地喊“娘子。娘子”,顾不上两个孩子。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事来,疯一样往山门口跑,看见三丰等人还坐在山门里的长凳上,王汉英跪下磕头,对三丰说:“神仙救命,神仙救命。神仙救救我家娘子和我娃。”三丰扶起王汉英,说:“好说,好说。”跟王汉英进了院里,达元子等跟着进去。马娘娘看见三丰等人进来,恶狠狠地看了王汉英一眼,看得王汉英周身发毛。三丰对王汉英说:“莫怕,扶起你娘子。”三丰转身对蝉儿说:“蝉儿,给王夫人推血过宫,点人中、内关、心腧。”蝉儿领命,点穴布气。汉英忙扶起妻子让蝉儿点穴。蝉儿只是点按片刻,暗中将真气输入任氏体内,任氏长出一口气,活过来了。她扑上去抱住两个孩子,嚎啕大哭,“苦命的娃娃,业障的娃娃。可怜的娃娃,没长大的娃娃。”一气哭下去。马娘娘瞪眼看王汉英,看三丰。三丰说:“你把红布里包的玉镯、玉碗、字画退给王汉英,这娃我治。”马娘娘说:‘管天管地,你管不了老娘放屁。这玉碗玉镯字画是献给神的,神的东西谁敢要?谁敢要回去,谁就断子绝孙。你敢要?”她盯着王汉英问?王汉英连忙摇头说:“不敢。”马娘娘盯着三丰问:“哼,你敢要?” 三丰说:“我敢要。”马娘娘冷笑一声:“只怕你没这本事没这胆。”三丰说:“东西你不还,就收着。我给娃儿治病了。”马娘娘冷笑几声,坐在神像前念念有词。三丰拿出一根银针,在两个孩子的十宣各刺血,挤出半茶盅血来。两个孩子便活过来了。三丰把一粒丹药磨粉,和酒抹在孩子的肚脐眼上,另一半让孩子的母亲吃了,“子病母治”是中医儿科绝学,孩子有病,大夫让母亲吃药,药力通乳,孩子吃了奶,病就好了。三丰把这个道理告诉任氏,要她把余下的药酒喝了,过一会再给孩子喂奶。三丰这边刚救完任氏母子,那边的马娘娘倒地不省人事,牙关紧闭,双目发呆,周身发僵,面色如灰,鼻息全无。吓得马成、马德对三丰磕头。三丰在给孩子救命治病的同时把病气发了出去,这病气有方向,马娘娘收了王家的东西,又给孩子念咒画符,病气只能反到马娘娘那里。这病气像北方农村死人后阴阳先生以法术出“殃”一样,是非常厉害的死气。马娘娘用了法术,反馈回去的力量更大。三丰第一次和王汉英说话时马娘娘不怀好意地施法,三丰先生的道靴立马裂了一道口子。三丰先生是知道的,正因如此,一行人决定留下看看结局。这时所有邪术的反馈力量都冲向马娘娘,害人终成自害。

三丰说:“把那东西解开,还给王家就行了。”里正、庙祝从神案下爬出来,马成、马德赶忙把红布包打开,把玉碗、玉镯、古画还给王汉英。王汉英不敢接。三丰说:“你不要,归我了,反正我救了你的娘子和儿女。画和玉碗玉镯我拿走了。”说完对云儿说:“收着,保管好,带到长安卖个好价钱。”云儿纳闷,师父一向不收人财物,为何主动要人家的东西?三丰转身瞪了云儿一眼,说:“别胡思乱想,把宝贝收好。”说话间马娘娘醒过来了。三丰问:“马娘娘,睡得可好”。马娘娘想张口,说不出话来。三丰笑道:“你不说,我替你说。你昨晚到王汉英的邻居家做法,如厕时无意间听到王汉英夫妻说家里太穷,两个孩子没法养,把祖传的一对汉玉镯售了,换点钱养娃娃。王汉英说镯子是定情之物,万不能出售。任氏说,那就把玉碗卖了。王汉英说舍不得,这是先祖当官时皇帝赏赐的。最后商量,万一过不下去,把赵孟钛磕腔袅恕D阍桥既桓羟教降模幌氲侥慊盗诵某Γ四比⊥跫冶Ρ矗殴剖┦酰昧礁龊⒆油蝗簧。杌谜┩鹾河ⅰ7殴铺睿⒆又卸荆憔炔涣恕N蚁虢韪⒆涌捶绮“压剖跚那慕馊ィ蠹蚁喟参奘拢闫贩ǎ沂┓ǎ装谆盗似兜酪恢坏姥ァD慊固靶牟蛔悖擞耧硪裢耄擞裢胍M鹾河⒓矣姓獾缺Ρ矗瞬恢贡荒阒懒耍晕巧衩鞲嬷模恢悄阃堤笙莺λ患摇D闵砩喜馗鲋砟蚺荩锩孀白胖硌惆阎砟蚺菖屏耍怂的阌牍泶蚨肥芰松恕D汶浑常俊崩镎松月砟锬锼担骸澳辈坪γ讶荨!比岫酝鹾河⑺担骸澳愕谋Ρ炊猿闪嘶龊Γ蝗绮际┢兜溃忝庠帧!贝蠹业阃烦剖恰B砟锬锾美浜怪绷鳎蛔】耐罚担骸袄仙裣伤∽铮仙裣伤∽铩!

达元子说:“马娘娘,多行不义。邪术尽被三丰道兄破去,回去洗心革面,悔过迁善,还有十年阳寿。不然,再装神弄鬼,骗民脂膏,不出三年,必然惨死。” 马成、马德跪下发誓赌咒,重新做人。马娘娘跪下磕头,暗试炼成的土遁术,只要头一触地,就会遁走,在三里之外出现。当她把头狠狠地磕下去时,头疼如裂,法术失灵。过去,仗着土遁术、水遁术,村民视为神人。达元子道:“微末道术,胆敢现眼?”马娘娘见达元子看破心思,战战兢兢,不敢说话。三丰对里正说:“身为里正,当造福于民,为何与神巫狼狈为奸,欺压百姓?再不改过洗心,下场比马娘娘更惨。”里正连忙说:“仙长教训得是,小可再也不敢妄为。”三丰一行要蝉儿扶着任氏,和王汉英离开龙王庙。烟霞子感叹说:“世间修道之人,不是被名利所惑,就是被邪术所迷。最终昧道,身遭天谴。”三丰等蝉儿回来后,和大伙一同离开了龙王庙,云儿背着宝贝,一行人向苍茫暮色中走去。三丰一路对云儿夫妻讲了幻术、附体、降神的真伪,很多幻术,抑制识神,启动元神而用事,有些是精怪附体,最终自害。

看官,三丰非贪财爱宝之人,他知道这等宝贝留在王家,无异祸根,不如借机带走,给王家免灾。三丰要云儿连夜赶到破山寺,把宝贝交给法怀,由法怀收着。后来王汉英和法怀结成方外之交。马娘娘洗心革面,人同残废,苟延残喘,十年而死,其时王汉英的两个孩子十岁了,乳名唤作“仙命”、“仙生”,是说遇见神仙才得的命。王汉英种地之余学佛,开了见地。法怀拿出王家祖传的宝贝给他,王汉英很惊诧,宝贝不是被道人带走了么,如何在这里?法怀这才说去三丰的用心。王汉英把玉碗留在山寺,作为镇寺之宝,他把玉镯给了两个儿女,一人一只。那古画拿到长安卖了个好价,再买回十几亩地,过着老实人的庄稼生活。据说这幅画后来被权贵献给大明皇帝,后来流入大清内府,成为乾隆皇帝的最爱。这是后话不提。笔者有诗赞曰:

道通玄妙有无外,术行清正人我间。

心邪万法成邪法,性明百事合正见。

害人最终是自害,炼心迟早非他炼。

阴德积就即玄德,不与凡夫现眼看。

龙啸云从这件事里对三丰先生更加佩服。说句闲话,本是小说以后情节,我未必续写,特此拈出。到了大明朝。朱元璋取代大元天下,建都南京,封四子朱棣为燕王,燕王有野心,从侄儿建文皇帝手中夺取了江山,史称“靖难之变”,朱棣就是明成祖,定都北京。他一生好道,遍天下寻访张三丰真人,还在武当山为三丰修建道观,气势恢宏。要知道,成祖朱棣乃龙啸云后身,他的前生今世里都有着对三丰先生的敬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130016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