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

《终南修仙记》第十三回:九天舞苍龙 一炁结元婴

2023-11-26 15:06:59 阅读(2350)

「导读」第十三回:九天舞苍龙,一炁结元婴(下)这天晚上,圆通禅师 和三丰先生出关。海正禅师、龙啸云夫妻看到的苍宇九龙,正是天师张雨材真人所绘《九龙图》上的九条墨龙,三丰先生能使这

第十三回:九天舞苍龙,一炁结元婴(下)

这天晚上,圆通禅师 和三丰先生出关。海正禅师、龙啸云夫妻看到的苍宇九龙,正是天师张雨材真人所绘《九龙图》上的九条墨龙,三丰先生能使这九条墨龙高舞苍穹,则“易象化形功”修炼大成。九龙收发自如,动则脱壁而去,翻舞苍穹,静则还归壁上,山人称奇。

众人见三丰和圆通出关,都在大堂静候。圆通禅师,面容慈和,三丰先生,面色红润。两位尊长辟谷闭关半月,粒米未食,滴水未进,出关神气完粹,更显年轻。圆通禅师看着众位弟子说:“大家幸苦了。”众弟子对两位尊长说:“师父、师伯幸苦了。”弟子准备好素酒素菜,圆通、三丰和弟子各饮数杯酒,即命撤去。圆通和三丰要考较弟子的功课,海正向师长汇报了半月里众位师兄弟学经的心得,特别提到龙啸云入定三天三夜,成家父子修习“药师法脉”,兼习武功,已经学会剑术和导引术,内外并修,烟霞子邓弼参禅打坐,一如过去,精进非凡。《金刚经》、《楞严经》大意,诸位师兄弟都有不同领会。三丰和圆通颔首微笑。

海正言毕,圆通对众弟子说:“得妙而忘其妙,在尘而离其尘,不住于法,不住于景,不住于境,不住于象,不住于气脉光影,不住于婴儿幻形,不住于仙佛圣真,不住于内景变化,乃能形神不拘,直契真道。理身之道,先理其心,心定则命固,命固则身坚,可入长生之门矣。然幻境不除,终遭魔障;我心不去,还坠尘海。” 龙啸云一听,知是点化自己。其他师兄弟,也以为是针对自己的境界而教。禅师说完,吟云:

悟空心未空,通明性岂明?花为谁人落?诗缘汝辈吟。

碧嶂今皆白,彤云日自青。谁能弹指间,了悟生死因?

龙啸云细细体味这句“谁能弹指间,了悟生死因”,感慨万千。圆通长老,慈悲心肠,点化晚辈,以生死为大,不可蹉跎岁月。三丰先生一直沉默,等圆通禅师开示完毕,他说:“吾道之初修,在健人筋骨,和人气血,调人情性,长人仁义,养人元气,终则炼人元神,成人元婴,结人金丹,通人仙境。各随本愿,必有所得。丹经读来口念诵,灵符记得笔能书,都不济事,须是修出真神,方是真功。道不贵谈说而贵修行,不尚知解而尚体验,正可谓:‘一语不能践,万卷徒空虚。’道人不可不通佛法,亦不可不通法术;不可不通世务,亦不可不通旁门。然后乃能在尘世而出尘世,在旁门而出旁门。读丹经子书以穷理,修金丹大道以致用。道人讲实理,修实行,求实用,积实德,得实证,成实道,万事不外乎实字,讲论丹经道诀,春花也;修身行事,秋实也。春花即是木,秋实即是金,即是金木相并之道,大丹生成之理。悟明则丹诀处处可用,非记诵之词也。道书丹诀,千比万喻,说铅汞,说龙虎,说姹女婴儿,说黄芽白雪,说坎离交媾,说日乌月兔,皆不外神气之喻,皆不外性命之理。神气即是性命,性命即是身心,身心本具大道。道者,炁也,生物之本也。天地无此炁不能生万物,日月无此炁不能照万物。人身一小天地也,人无此炁不能育百骸,养百神,通百脉。气化形骸变万神者,此炁之妙用也。诸佛诸圣不离此炁,诸仙诸神直养此炁。此炁生于天地之先、上帝之前,无以名之,强名曰道。道即炁也,炁即道也。神从道生,亦从炁化,寓之于人,即性也。圣人云:‘天命之谓性’,即此也。忘七情,绝世欲,离人我,知阴阳,则天赋之性显,天寓之炁聚,天命之神通,天佑之丹结。性也,炁也,神也,丹也,皆吾人之道也。得此一,万事毕,汝其味之。”

龙啸云感到这就是对自己说的话,解自己之疑。自从那次定中育神,元婴成形,飞神出体,一下子,所记丹诀全活了,不再是记诵之诀、记诵之诗。众位师兄弟,想法和他一样,都觉得师尊的话是针对自己的教导。三丰给龙啸云夫妻和成家父子各一卷丹诀,上面都写着《五更道情》,是三丰先生和圆通禅师在闭关时所作,要弟子回去参研。

各位弟子都回到静室,三丰和圆通回到关房。这一夜,显得格外漫长。三丰没有告诉弟子,自己在闭关期间修持什么大法,弟子们很好奇,不敢问,也不敢妄动心思,先生神目如电,一切事情都瞒不过他。弟子们都知道,师父一定修炼成神功秘法,总有一天,师父会把这些法门传给自己。于是,各自在静室打坐用功,体会三丰先生的《五更道情》。龙啸云夫妻体会的《五更道情》与成家父子领悟的是《五更道情》内容不一样,三丰一生作有不同的《五更道情》三十余首,有清静丹法,有阴阳丹法。阴阳丹法之《五更道情》,乃终南山遇见仙人得诀以后的事情,此是后话,略作提示。

龙啸云所受《五更道情》曰:

一更里,入禅房,清净身心不用忙,心猿意马休轻放。守定灵台白玉光,无事真人里面藏。主翁端坐昆仑上,黄婆勾引入洞房。婴儿姹女配成双,三家会合曲江上。

二更里,上蒲团,思念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常发现。采取先天补后天,三关运转至泥丸。华池神水频吞咽,水火相交暖下田。偃月炉中至宝煎,三回九转把丹炼。

三更里,一阳生,坎离交媾结婚姻,无牵无挂常清净。海底泥牛直上奔,绵绵一炁透昆仑。金水夫妻来交并,白雪长生在黄庭。炼就金丹不坏身,方才识透玄关性。

四更里,觅宗风,西来大意在其中,时时常把功夫用。皓月当空彻顶红,照看自己主人翁。方知炉内铅投汞,玲珑塔里现真宗。金丹炼就了真空,千年万载身不动。

五更里,合天机,玄关一窍少人知,谁人识得生死地!全凭戊己产婴儿,金光灿烂现牟尼。至宝收在丹田里,养就灵根与天齐。阳神妙体同太虚,黍珠一粒包天地。

这首丹诀,正是针对云儿夫妻的,云儿是黄龙禅师的弟子,早年学禅,夫妻两人都已修成元神婴儿,本诀能指导他们进一步修行。

成孝仙所受《五更道情》曰:

一更里,万事休,抖精神,坐床头。巍巍不动主人守,偃月炉中黄芽逗,七宝林中金液流,真阳一撞三关透。顷刻间,水火既济,灌泥丸,降下重楼。

二更里,心要坚,三尸神,在目前。七情六欲来磨炼,目前仗起青锋剑,倒跨白牛走上山,阳神去把阴兵战。顷刻间,水火既济,一霎时,撞过三关。

三更里,要持行,采先天,兔逢鹰。杳冥之内来真信,铅汞相投归炉鼎,取坎填离入内庭,黄婆用意相勾引。顷刻间,水火既济,六月天,井底成冰。

四更里,用功勤,要高提,智慧灯。方把虎龙擒得定,紫阳双修性与命,散则成炁聚成形,九还七返真人认。顷刻间,水火既济,退阴符,炼就阳神。

五更里,莫放参,将白牛,赶上山。婴儿出见明珠现,金丹一粒如珠点,收来放去任回还。尸贼锁在空王殿。顷刻间,水火既济,百日功,老变童颜。

这是清静丹法,适合入门不久的成家父子。三丰先生根据弟子的根性来传授法诀,没有师父的允许,不许相互打问师父所授内容,更不允许师兄弟之间互相传授。师兄弟间交流心得时,也不能轻易泄露师传法诀。这样做,一是为了弟子们专一修持所学,不动妄心,二是免得弟子们互生疑心,以为师父所传不一,对某某有偏心。师父传法前声明,法门只传当传之人,应缘之人。适合他人的法门,不一定适合你。师父给你传了适合你的法门,你显露给别的师兄弟,你不传授,他们会记恨你,你传授,有违师训。三丰对入门的弟子,都要他们发誓,做到:“互不询问,自修所传,永不妒忌,自修自仙。”但是,不是一直不许相互传授,只有修炼到元婴成形,能自由出入宇宙与肉体,才可以相互交流师传,百无禁忌。

这一夜,三丰的四个弟子,都在静坐中参悟仙诀。天上云海苍茫,冷月孤照。

第二天,圆通禅师和三丰先生把弟子们叫到禅堂,三丰告诉弟子,三天后准备下山,去长安成家“益生堂”。大家在一起闲聊。三丰问弟子是否看过邱长春真人所著《西游释厄传》(今名《西游记》)?这本书是丘处机真人成道后为演道而作,元阳洞和龙阳洞中皆备抄本。弟子们都读过此书,圆通禅师也读过,烟霞子更不用说。这是一部天元神修丹法珍本,一直在道门秘传,坊间少见,修道者视为珍宝。三丰先生说:“你看,如来佛给观音菩萨三个紧箍儿,知道这三个箍儿的妙用么?”弟子摇头,说不知。龙啸云心中一动,他那天夜里出神,元婴飞到虚空,吕真人给自己的元婴一个金箍儿,当元婴入体后,他内视到腹中元婴头上有个金箍儿发光,百思不得其解。今见师尊讲此话题,就知专门点化。

在《西游释厄传》中,观音菩萨把三个箍儿分别给了孙悟空、黑熊精和红孩儿。孙悟空乃太乙元神之象,给孙悟空一个紧箍儿,一禁神妄动也;黑熊精,乃坎源元精之象,给他一个紧箍儿,二禁元精走也;红孩儿乃圣婴之象,乃金丹道体,高于元神,所以孙悟空不能收服圣婴大王红孩儿,非得观音菩萨来收服,即便观音菩萨来收服,也是颇费周折,最后给红孩儿一个禁箍儿,三禁圣婴弃肉身也。三丰要弟子们用心看《西游释厄传》第十四回《心猿归正,六贼无踪》,孙悟空得紧箍儿,便 “心猿归正”;第十六回《孙行者大闹黑风山,观世音收伏熊罴怪》,观音菩萨给黑熊精紧箍儿,并收伏他做守山大神,山,艮卦之象,艮,止也,时行则行,时止则止,其道光明,守山,即“守止”,守光明之道,守静定之态;第四十一回《大圣殷勤拜南海,观音慈善缚红孩》,观音菩萨给圣婴大王红孩儿紧箍儿。你看,这三个箍儿都与观音菩萨有关,都来自西天的佛祖,正是以佛性来炼神炼精炼丹之妙,不修佛性,难成金丹。西天取经,即西天“取金”也。红孩儿是牛魔王的儿子,则圣婴大王元性中、根子里有魔性,必须以佛法化解,所化之法,不外“善”、“财”二字,行善道,积善德,财以积德,故红孩儿做了观音菩萨的“善财童子”。孙悟空和牛魔王曾在花果山有八拜之交,孙悟空为猴,生肖为申,申时应肾经;牛,在丹功比喻元精,所谓“大白牛车”者,元精之力也,则孙悟空与牛魔王,的确是兄弟,都与肾精元气相关,炼精可以化气,炼气可以化神,孙悟空,精气所化之元神也。

龙啸云听得入神,他没想到《西游释厄传》有如此奥秘,也理解了吕祖为何给他一个金箍儿,禁其元神妄动也,以免被外魔所侵,落入外道。想到仙师大恩,龙啸云泪流满面。其他师兄弟,各有所悟。金身禅院的藏经阁中有多部《西游释厄传》抄本,圆通禅师命海正去藏经阁拿出五部,让弟子们在这三天专心参研。

圆通禅师知道海正将自己的生平告诉了诸位弟子,他感叹说:“修道不易,成佛亦难。只要心坚,难者不难。”他讲了两件自己还是张咏时的俗事。大宋初,他居住长安,帮助万家父女脱难后只身上华山,和张无梦、种放、陈景元师从陈抟老祖学道,心生出世之念,对老祖说要祝发出家,以修仙道。老祖说:“乖崖先生(乖崖是张咏之号,死后,谥号“忠定”),他人我自不知,然先生,当将命理之半语汝。先生乃朝廷救火之人,其势如失火之家,待君救火,岂可不赴也。”圆通禅师说,当时老祖赠他一首诗,说日后自验:

自吴入蜀是寻常,歌舞筵中救火忙。

乞得金陵养闲散,亦须多谢鬓边疮。

圆通大师道:“当年虽不知此诗之意,亦知乃预言也。后来我做官,先到杭州,作杭州太守之后,转任益州,即蜀地也,应了第一句‘自吴入蜀是寻常’,杭州乃古吴国要地,孙权于此称王。我多为朝廷出力,乃至真宗皇帝说,‘得汝治蜀,朕可高枕无忧矣’。当时丁谓、王钦若专权,大好河山,受辽国觊觎,丁、王私结辽人,某图私利,置社稷江山于不顾。我半生所为,不过为皇帝、权臣之歌舞筵中救火而已。于是心有所悟,渐有出尘之意,得遇石霜楚圆禅师,引我学佛。我上书乞归,真宗皇帝不准,不久,我鬓角生疮,皇帝知我病情,准奏我修养于金陵,一去多年,悠游水边林下,长养圣胎。其后朝廷多事,奉命复出,最终因我上书弹劾丁谓、王钦若奸臣误国,乞斩二贼,不意二贼专权,皇帝昏庸,贬我陈州。我于陈州得石霜化形之术,假死一场,脱身尘海,乃得自由。后知石霜之术,乃老祖所传。老祖知我与佛门缘深,故未领余入道门也。天意哉?命也。”

圆通感叹不尽,往事如烟,红尘似海。

圆通长老说:“我初与佛法结缘,尚在居蜀时,与高僧澄一甚善。当我归金陵前,澄一送别,我要他送到鹿头关,有事相托。出关前,我拿出一封封好的信给他,说:‘谨慎收藏,到乙卯年七月二十六日,当请于官司,当众打开。切己,不可私自拆封,否则,必有大祸。’澄一得信,保存多年,至大宋真宗乙卯年,故交凌策侍郎帅蜀,于七月二十六日,澄一将此信交给凌侍郎,当着官府众同僚打开,里面是我的画像,提有‘咏当血食于此’。即请凌侍郎为我于此建祠也。七月二十六日,即我化形之日。留书蜀地立祠,因我做官,于此最久,生民得福最多,颇得人心,我离蜀之时,蜀民不忍者,送我于百里之外,哭声动地。我当时发心,死后为鬼神,亦当造福斯民,以报民德。更重要者,我得老祖神修丹法真诀,又得石霜禅师点化,性命双修,颇有证验。建祠于此,亦我神修积德之一端。蜀人自唐以来,祀奉韦南康先生,凌侍郎于成都为我筑庙,灵验异常,为百姓造福于神道,我亦积阴德于无形。神乃众愿,此是真言。如今,蜀人多建张忠定祠,不独有韦南康庙也。”

读者诸君,对韦南康,笔者略作介绍。先生姓韦名皋,字成武,京兆人,生于唐玄宗天宝四年(745),卒于唐顺宗永贞元年(805),享年61岁。《旧唐书》有传,曾于唐代宗大历年间(767-779)平定安史之乱之余党,建立功勋,以一介书生而统兵,升为参军、监察御史,颇受宰相张镒赏识。后在平定内乱中多次立功,忠勇非凡。唐德宗贞元元年(785)为封疆大吏,贞元五年(784年)封为大将军、检校户部尚书兼成都府尹、御史大夫,任剑南西川节度使,镇守西南,在西南治郡达二十一年之久。当时吐蕃(今西藏)势力渐强,经常派兵攻击大唐,唐军多败,这使得离吐蕃很近的大唐属国南诏国国王异牟寻叛大唐,降吐蕃,屡次与吐蕃联合进攻大唐。韦皋临危受命,到成都后,学蜀汉臣相诸葛亮收服土著孟获七擒七纵之道,九次派使者到大理,对云南王异牟寻晓以利害、动以情义,又使离间之计,让异牟寻与吐蕃王仇怨加深,于是,异牟寻于贞元十年(794)与韦皋使者崔佐时在大理点苍山神祠签署协议,史称“贞元会盟”。德宗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九月,韦皋会同南诏共破吐蕃于雅州,生擒吐蕃大将军论莽热,斩首万余,降敌数万,吐蕃从此一蹶不振。韦皋稳定大唐西南边陲,功勋显赫,朝廷当即加封韦皋为检校司徒、中书令、南康郡王。故世人称他为“韦南康”。司马光《资治通鉴》云:“皋在蜀二十一年,重加赋敛,丰贡献以结主恩,厚给赐以抚士卒,士卒婚嫁死丧,皆供其资费,以是得久安其位而士卒乐为其用,服南诏,摧吐蕃,……府库既实,时宽其民,三年一复租赋,蜀人服其智谋而畏其威,至今画像,以为土神,家家祀之。”当时家家奉祀韦南康神像,以求保佑地方平安、家庭平安。

张咏统帅西南时,功勋不让韦皋,当时士民为之立祠,奉若神灵。当张咏化身为圆通禅师,得证大道后,以神通力,同时托梦给蜀地官长、士民,让他们将“忠定公庙”改建为“圆通寺”,成都、昆明都有圆通寺。如今仅有昆明的圆通寺尚存世,建于大元大德五年,皇帝御笔题匾。

笔者多说几句闲话,与张咏交厚之高僧澄一,五十四年后,与南派祖师张伯端紫阳真人交厚。大宋神宗熙宁二年,岁在己丑,紫阳虽陆诜大帅入蜀,访道成都,遇青城丈人刘海蟾,得其金丹火符之诀,隐居修炼,经海蟾子引荐,与澄一相知,时澄一乃八旬老僧,紫阳亦八旬老人,两人后来同隐于浙江天台。澄一能定中出神,与紫阳雅志相契,经常一起入定。有一天,澄一问紫阳,“今日能与君远游乎?”紫阳与他约定出神到扬州欣赏琼花(又名木绣球、聚八仙花、蝴蝶花、牛耳抱珠,今为扬州市花)。于是,二人结跏趺坐于静室。当紫阳之神到扬州时,澄一已经在琼花周围绕了三圈。两人观花后,紫阳说:“可以折花为记”。当他们二人出定后,紫阳问澄一: “禅师琼花何在?”澄一的袖中空空如也,紫阳从袖中拿出琼花,与澄一把玩,澄一大为叹服。紫阳的弟子便问:“师父和禅伯同一神游,为何师父袖中有花,而禅伯没有?”紫阳说:“我所修者,金丹大道也,性命双修,是故聚则成形,散则成炁,所至之地,真神现形,谓之阳神。澄一师兄所修,欲速见功,不复修命,直修性宗,故所至无复形影,谓之阴神。阴神不能动物,故禅兄袖中无花。”弟子叹服。澄一便向紫阳虚心学习丹道命功,为玄门与宗门留下一段佳话,紫阳常向澄一请教禅学,故《悟真篇》之外集,多禅语也。闲话休繁,言归正传。

圆通禅师对云儿、蝉儿等人说:“体知六尘虚幻,根亦不真,名为身累,事为神扰,但得内无嗜欲之心,外无可染之境,则情欲不足累其身,华屋未能惑其意,物无所累,故已超然,使大音入俚耳,冀至言契众心,此即传道之质也,汝等味之。”圆通说完,朗吟一偈:

四山雪峰真佛座,一颗丹心空尘境。

尽底脱去世间有,自然常契真如性。

禅师吟完,大喝一声,“咄”。这一喝有如晴天霹雳,震得弟子们顿忘尘情,无尽烦恼,一喝之下顿断。这就是禅宗所谓“临济喝”。龙啸云、金蝉儿、成家父子今天总算领教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