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

一个现代修行者的自述----寻道篇(14)

2023-11-26 15:06:59 阅读(2295)

「导读」十四、苦恼之花遭到这一系列沉重的打击,对一个年少的孩子来说,尤如五雷轰顶。此后,我变得非常孤独、非常沉默,人们那嘲笑、回避的眼神,如一把把利刃,刺痛着我的心。我不再见

十四、苦恼之花

遭到这一系列沉重的打击,对一个年少的孩子来说,尤如五雷轰顶。此后,我变得非常孤独、非常沉默,人们那嘲笑、回避的眼神,如一把把利刃,刺痛着我的心。我不再见人,常常躲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时默默地发呆,有时又泪流满面或者痛哭一场……父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怕我这样会憋出毛病来,想方设法开导我、安慰我。

那段日子里,我常常想起自己那悲惨的童年。

当年,还在青海西宁工作的父亲,因为年迈病重的姥爷急等着钱治病,就卖掉自己心爱的自行车(那是30元买的一辆旧自行车,细心而手巧的父亲买了些部件,把旧得不象样的车子重新组装,还刷了漆,使车子焕然一新,后来被人出价50元给买走了)。为此,父亲落了个“投机倒把”的罪名,被投入监狱关了两年。

父亲被冤入狱后,怀着我的母亲被迫带着我的哥哥姐姐们返回老家河北,从此落入了“人间地狱”般的境况。在那儿,母亲常常挨批斗、受欺负,每天上工回来,累得全身发抖,又没有饭吃。就连父亲的亲侄子,为了表示 “划清界线”,都会任意找茬把母亲死打一顿,吓得母亲白天从来不敢从我家门前经过。那时还是个小姑娘的姐姐,也常常被别人打得鼻青眼肿,哭着跑回家来,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即使后来父亲平反,全家回到青海后,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也照样把我当作“劳改犯”的儿子,经常无中生有地罚我、训我、打我、骂我。

父亲回到建筑工地上班,仍然被人瞧不起。最苦最脏的活肯定都留给我干,而月底发的薪水却是最低的。在我的记忆里,常常看到父亲回家后,坐在那儿生闷气……实在没有办法,母亲只好弄了辆破车子,外出捡破烂贴补家用,即使这样,也是常常受欺受辱。

这一切,在我年少的心灵里,烙下了深深的创痛,再也无法抹平。渐渐地,无形的仇恨在我的心里慢慢积累着,复仇的情绪不断冲击着我年幼的心灵,我脑海里逐步形成了一种观念: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社会,弱肉强食、冷漠无情、尔虞我诈、畸形颠倒,谁强,谁就是赢家,谁就是真理,谁就可以拥有一切。我一定要好好练武,使自己强大起来。只有成为“强人”,才不被人欺负,才能保护父母和家人。否则,就要任人宰割,永远都无出头之日。

我在心灵上找到了一条出路:我虽然没有任何优势,但是有修行练功的基础。我要练就一身特殊本领,力争战胜所有的人,直到顶天立地、堂堂正正、威风凛凛地立足于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人也就是几十年的活头,与其窝窝囊囊、惶惶恐恐地活着,还不如拼它一拼呢。

我开始苦练师父传授的本领,决不懒惰。我时时提醒自己,每天都要有所进步,超越昨天的我,战胜今天的我。

练功时,我对着树桩、对着沙包,把树桩和沙包当仇敌,出手似剑,剑剑穿心,招招致命,杀气连连,以无情对无义,以力量维护自身、战胜敌人。一段时间下来,好多树桩的皮都被打掉了,双层沙包也被我打烂,经常更换。我的手更是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没等旧伤长好,又有新伤出现。我在练“鹰爪功”时,连续很多小时抓举坛子,手指都练得变了形,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

一转眼,又是三年过去了,这段苦练的过程,锻炼了我的体魄,也增强了我的意志。到后来,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当然也不是我的对手。

只是,报仇之心在我的意识里没有停止。我甚至练出了一种特别的幻觉:当遇到坏人时,如蛟龙般的另一个自己,就手持利剑,自动从潜意识里跳出来,把对方杀掉。那时,我的眼神里透出的都是逼人的锐光。

练武功的同时,我每天拿出一定的时间来坐禅、修行。到后来,当复仇的心念逐渐确定后,我开始盘算着要从某个具体的仇人身上下手,寻机报复。一天坐在那里正苦思冥想时,一个声音出现了:“你为什么要报仇呢?”

我心中答道:“因为他们伤害了我和我的亲人。”

“他们为什么会伤害你和你的亲人们呢?”

“他们欺负我们没有能力、欺负我们柔弱。”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他们坏。”

这个声音又继续道:“其实,是因为他们笨、他们傻、他们愚昧无知、贪念当头,只管看眼前,不管后一步。你现在报复他们是易如反掌的,但是你想一想结果如何?”

我暗自思量:是啊,这些仇人的无知和鲁莽,换来的是什么呢?我们得到的可能只是精神上一时的发泄和满足,而这一时的发泄,却种下了极大的冤仇和罪恶,是我们将来千万倍的努力都不能弥补的。我现在报复他们、甚至杀掉他们都不是很难的事,但看到他们与天真活泼的孩子们一起玩耍的幸福劲儿,此时此刻,他们能想到会有人要报仇除掉他们吗?

一个景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另一个自己,手持长剑,一跃而上,仇人倒地,鲜血横流。仇人的孩子瞪着惊恐的大眼,吓得蹲在墙角下瑟瑟发抖,从此成了孤儿,到处流浪。那孩子的眼神,在我的幻觉里停滞了很久很久。

从那以后,我的心里无论怎样不平,却再也拿不起那把复仇的剑。偶尔心动时,就会看到那双天真无邪又充满惊恐的大眼睛,我的眼泪就要流出来,好象自己就是那个被仇人杀掉父母的孤儿。

……

终于有一天,我决定放弃自己曾经立下的复仇誓愿,因为这份放弃,我还大哭了一场。

我终于找到了自我,战胜了自我,我从一种强烈的战胜敌人和复仇心境里,跨越到战胜自己、消除仇恨、消除恶念、原谅我人,包括原谅自己的敌人。

这一切不正是一种“逆缘”吗?其实,修行中少不了“逆缘”,它是一种养分,就像莲池中的污泥,虽然很脏很臭,但滋养出的花儿却是最美丽芬芳的。

这种转折说起来容易,行动起来恰如大海淘金。它是在心灵的万般痛苦中冶炼出来的啊!

我称它为“苦恼之花”。